丝瓜app网页

0 Comments

我再次展开商人给的地图,沙丘之城的探索已经结束了,下一步去往……

“这一个发红光的地段不就是妖族的地段吗?”

陈月落见我张开地图心生好奇的凑过来,江流在一边佩服着陈月落什么都懂。

“其实我懂的也不是很多,我也是在这个红点标记的地方遇到我家猫妖的。”

我听陈月落这么一说心想会不会两者之间有什么关联?但又一想世上哪有那么多偶然,刚刚想要问陈月落的话到嘴边也就咽下了。

“嗯!那么接下来你们要去哪里?”江流不知为何一脸兴奋的看着我们。

陈月落看了看我紧接着又望向了顾愁眠。

顾愁眠接收到陈月落的视线信息又看着歹炁。

歹炁冲我一笑,“不知魔君下一步要去哪里呢?”

我干嘛告诉你!

我白了歹炁一眼,接着又有三双视线看向了我,其中江流的视线格外热忱。

“唉~”我只好妥协,“既然沙丘之城的法器没有得到,我想赶在他人的前面把其它的法器找到……下一步我们就启程去那妖族的地盘好了。”

文艺复古气息美女周末小时光写真

“妖族和凡人这边关系不是很友好……以我们目前的实力,即使月落力量恢复我想就算凭借七师叔和小师弟的实力也很难进入妖族的领域。”顾愁眠担忧的说了一句。

“硬闯不得~我们就智取~?”歹炁的玩笑脸又出现了,定是没什么好主意。

“智取?七师叔有主意了?是什么?”陈月落也想知道歹炁的打算。

但是歹炁就是笑了笑,“到时候就知道了。那时还得让月落你帮个忙。”

“我能帮上什么忙?”陈月落怀疑的指了指自己。

我和江流心中疑惑,因为我窥探不了歹炁的内心,这让我对他真是一点安感没有。

倒是顾愁眠一脸嫌弃的看着歹炁,我想整个仙药宗也就三师兄他能这么样儿看着歹炁了……

商量完毕,我将地图收纳起来,装进我随身带的行李之中。

可是离开了沙堡周围的一切和来时候完的不一样。

“现在我们处在桑榆国的地界儿,要去妖族地界儿话还需要经过三四个城镇。现在朝东走几十里应该就该到第一个城镇了。”陈月落看样子对桑榆国有些熟悉。

江流就有些疑惑,“我一直没见你们御剑?是不是国界有规定修仙弟子不能御剑的?”

“事实不是这个原因……”顾愁眠提陈月落回答了江流的疑问。

“你们看,月落师兄那么厉害!一个人御剑载两人定然不在话下,我也可以帮忙再载一人,我们飞到桑榆国界去妖族那边不是更快?”江流没等顾愁眠解释完还一直滔滔不绝的发问。

陈月落被顾愁眠架着一脸尴尬的看了看歹炁。

“你想知道?”歹炁看着江流不怀好意的笑着。

求知欲旺盛的江流倒是一脸认真想要歹炁答疑解惑。

“因为……”歹炁手一抬指着陈月落,“月落他晕飞剑,我这儿作为师叔的应该多多照顾小辈~?”

“可是之前……”江流更加疑惑了。我看他心想着,刚才飞剑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怎么就晕了?

“你说是不是啊~月落~?”

我看着陈月落似乎哆嗦了一下,转而就回答了,“是……”

我便又看见顾愁眠扶额,我也不自主的扶额,替陈月落不值得……

江流也就不滔滔不绝的提问了。

我们又走了几里路,好像是走上官道上了。

“没想到这附近还有官道……我当都是林间小路呢……”江流也算是这一路上说话不听了,虽然他不提问了,但他总是自问自答……

虽然陈月落开始附和他两句不过久了也不理他了。

我们刚刚踏入管道不久,从身后就传来了马儿奔跑的声音。

还伴随着粗狂的男人吼叫声。

“让开!挡路者死!!!”

一般这种时候我虽然不爱听这话,也是躲避开来。顾愁眠架着蒋清拉了拉冒头向前的江流也要让道。

可是总会有个不安于现状的例外……

“七师叔?”顾愁眠看着歹炁站在官道正中间正等待着奔跑过来的马匹。

……他是傻?还是真傻?

马儿奔近,那驾驶马匹的开路人是个胡子拉碴的大汉,声如铜钟。

“让开!哪里来的绿毛怪!不要命了!”他猛的一拉缰绳停住马匹。

不行,要忍住不能笑,看都是自己作的……

我捂着嘴看着歹炁,歹炁倒是释怀一笑,两手一摊。

“七师叔竟然没生气?愁眠……你可得护着我啊……”

“明明你才是学习攻击法术的,怎的还让我保护?”顾愁眠皱着眉又看向歹炁,“七师叔!”

歹炁没理会顾愁眠叫他,缓步接近那大汉。

后方也传来了马车清晰的声音。

“出了什么事!怎么停了!!”驾驶马车的车夫干瘦干瘦的,脸上还有一块黑痣,黑痣上还有一撮毛,就长在嘴巴上方。

那车夫和这儿开路的大汉不同,先看衣服的华贵程度都不一样,看来有些奇怪。

“有个不要命的家伙挡路!”

大汉牵着马匹迟迟不上前,那匹马呢见到歹炁就往后退……

看吧……坏事做多了连马都嫌弃。

“愣着干什么!踏过去!是哪个不长眼的当本侯爵的路?找死!走!!”那车夫尖酸的声音还有些破声……

大汉听从命令要从歹炁身上跨过去,可是连着马车上的马匹都开始往后退。

开路人的马见歹炁逼近那是越来越不安分,最终还是一阵折腾将开路大汉摔下马身,只身逃窜了……

我一时有了兴趣,歹炁看样子不像是开玩笑,我再一看后方的马车内……窥探到有什么附着着法力的东西在里面,那车夫心想着歹炁是什么人……

“三师兄你用观测之术看看那马车里是什么情况!”

顾愁眠点了点头,他先安神闭气,随后开口,“是的姑娘……”

“姑娘?”陈月落也出声附和顾愁眠。

“你们是什么人!知道我是谁吗!”那马车车夫开始慌张的大叫,“我雇你是让你装蒜的!还不快起来给我干掉他们!”

车夫支呼大汉,大汉立刻起来拔刀提防歹炁。

“那马车里有姑娘?是被劫持了!”江流还真是想的多,我们可没说被劫持……

我和顾愁眠没得阻拦,江流持飞剑上前一把指向车夫,“快吧姑娘给放了!”

“你!!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桑榆国国公的干侄孙!你们这是无法无天了!你们这群牛鼻子!我看出来了!你们要是敢动我一根汗毛!我就命人掀了你们仙门!!!”

那车夫还真是越威胁越有气势。

开路大汉定然是护着雇主重要,他死了谁给他银子。

那大汉就离开歹炁去攻击江流,江流一个闪身跳到了马车顶。

“哈哈哈,什么?国公的干侄孙?”歹炁的笑容更加不怀好意,“我来不是别的,我就是看干!侄孙你的马车不错想着你能否载我们一程,没想动手。我们修道之人法力强盛,各门派明文规定不到万不得已不和常人争斗~但是~干!侄孙你的想法很危险,如今做的事也是危险……那马车中的可是个妖怪!”

歹炁特意说重干侄孙的干字,摆明了讽刺这车夫。

“不用你多管闲事!好好在你们山头算卦去吧!”

总是有这种自不量力的人,你拿一个腰间小刀对付一个仙门弟子……

但是车夫啊,你面对的是歹炁,他能好心和你说这么多话已经算是仁慈了,要是这人真不知好歹……我也不管这事儿。歹炁自己作的,让他自己解决。

一边江流不施法对抗着那个大汉,另一边就是歹炁逗着那车夫朝他刺刀子……

唉~没个正行……

“三师兄你和我来……”我叫着顾愁眠架着陈月落一起来到马车后面。

我们打开车门一看,马车里就是一个被五花大绑的妙龄女子。

长得也是绝色,要不是后面那大大的尾巴,我还以为是疆邦的女孩子呢……

我解开这女子的束缚,让顾愁眠查看她的伤势。

“你们是道士!!!啊!!离我远点儿!!”那女子看见顾愁眠用治愈术给她治疗伤口的时候就一阵抵抗。

我压住女子乱挥的手,大概是我腰间的徕阿剑溢出黑气来,她认为我不是道士。

“你是魔人?”那女子大大的眼睛看着我。

“额……是吧……”如今我也不清楚我算不算魔人好不好。

“谢谢你救我!”随即我就被这女子搂住了脖子,这女子就一直哭哭囔囔的。

接着我看见那车夫猛的飞过来。

哐——

差一点把马车撞翻……这是用了多大的力气,不是说不对常人下狠手吗?

我看向歹炁,他笑着活动活动手腕,一手握拳……

我再看那所谓国公干侄孙的车夫……定是被打晕了过去……

“行了行了,不哭了啊……”

这女的怎么就是爱哭呢……

我拍了拍女子的后背,接着就是马匹的一阵乱腾的嘶吼。

好巧不巧的那大汉对抗江流挡住了歹炁,歹炁一个挥手,又打飞一个……

至于这么狠吗?

歹炁靠近过来,女表样更是显现,“魔君原来喜欢的是这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