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操死你了

0 Comments

冯锷不知道这个军官为什么这么轻易的被自己劝清醒了,还是他想起了什么他也不知道,反正现在冯锷扶着这个少佐军官已经走出了慰安所的大门。

“上等兵,奖励你一次机会,有机会来玩吧!”

一个穿着和服的男人在冯锷那本证件上最后一页画上一个圈,然后还给了冯锷。

“长官,我们去哪里?”

冯锷根本不关心这个福利,身旁的军官应该是喝了不少酒,浑身酒气的他甚至已经走不动道。

“去升平巷!”

鬼子军官醉汹汹的说着,任凭冷风通过他的军装灌进去。

“长官,我只是普通的上等兵,我不知道仓库的通行口令。”

冯锷扶着军官在大道上走着,提醒着这个军官,冯锷并不知道今天晚上的口令是不是一样的,万一鬼子来个分段式口令,那就麻烦了。

“一样的,整个无锡今天晚上的口令都是一样的。”

军官迷迷糊糊的,半个身体靠在冯锷的身上走着。

他这么说冯锷就明白了,双手用力,靠近不远处的升平巷,一路上随口应付着鬼子的哨兵。

清新的泡泡

“神官!”

进入升平巷,冯锷刚刚露出身形,就传来喊话声。

“祈祷!”

冯锷大声的回答着。

“站住,物资重地,请出示证件。”

鬼子机枪工事的枪口并没有移开,冷冷的喝问着。

“长官,要证件了!”

冯锷摇晃着已经快睡着的少佐军官,提醒着他。

“哦!”

少佐军官从口袋里摸出军官证,在手里摇晃着。

“长官!”

过来的鬼子士兵看过证件之后,立马站直敬礼,少佐军衔,在鬼子的军队中已经属于中层军官了。

“八嘎,搬开。”

“送我进去。”

仿佛是到了自己的地盘,少佐军官喝骂着,鼓励冯锷送他进去,他用这种方式体现着自己的特权。

“哈依!”

冯锷点点头,他巴不得进去。

“长官住在哪里?请在前面带路。”

冯锷小声的提醒着那个哨兵,然后从他手里取回军官证,放进少佐军官的口袋。

“长官,我们送你进去吧!他不应该来这里!”

哨兵并没有被冯锷的客气迷惑,试图在少佐军官面前表现自己的忠诚。

“八嘎!带路!”

军官现在非常难受,他已经快压制不住自己胃部的翻腾,一脚踹了过去。

“噗通!”

鬼子哨兵仰天栽倒在地上,龇牙咧嘴的站了起来,然后一瘸一拐的在前面带路。

冯锷跟在后面,从这里开始,他再也不用担心了,前面的仓库重地仿佛对他敞开了大门,扶着军官,在哨兵的引领下大摇大摆的就进去了。

“吱呀!”

传统的一间民房被打开,看来是军官住的地方到了,冯锷回头看了看,仓库距离这里并不远,那边亮着探照灯,机枪工事前的机枪手并没有睡觉,还在警惕的盯着四周。

“只能混进去看看了!”

冯锷放弃了强行冲进去的打算,他看上了军官床头挂着的那串钥匙,只是怎么拿到是个问题。

“好了,你们走吧!”

军官躺在床上,逼着眼睛挥着手,他感觉非常累了,不想在士兵面前再丢脸。

“哈依!”

哨兵弯腰鞠躬,然后慢慢的朝后退去,到了门边,他突然又停下了,因为冯锷并没有出去的打算。

“走啊!”

哨兵小声的提醒着冯锷。

“辛苦你了,抽屉里有烟,你自己拿一包吧!”

军官并没有睁眼,但是他听到了哨兵的话,指着床头柜的抽屉。

“长官,您好好休息;我走了!”

冯锷并没有伸手,而是慢慢的退向了门口,他现在已经想明白该怎么做了,现在在哨兵的眼皮下面,他不能再纠缠了,否则就会引来更多的哨兵,把他这个外人赶出去。

“吱呀!”

门被掩上,冯锷伸展了一下酸胀的胳膊,在哨兵的眼神中迈动脚步,离少佐军官的那扇门越来越远。

“请问厕所在那里?我有点憋不住了!”

冯锷皱着眉头,捂着肚子,脸上的表情像憋了很久一样。

“八嘎,赶快出去,出去之后随便你在什么地方解决。”

哨兵还在坚守自己的职责,通过袖章,冯锷能看出来,这也是一个上等兵。

“实在是顶不住了,麻烦您了。”

冯锷双腿夹紧,伏在墙上,却是再也不走了,脸上是痛苦。

“八嘎!跟我来吧!”

哨兵咒骂着,然后在前面领路,冯锷慢慢的跟在后面,一面细心的观察着周围的所有明暗哨。

“就在这里,你快点!”

哨兵指着前面的茅厕,从里面飘荡出来的臭味让他不想进去,可是他又不想冯锷脱离他的视线,只有在这里等待,更痛苦的是还不能抽烟,因为这里是仓库。

“啊!”

冯锷在里面发出了舒服的轻哼声,让门口等待的哨兵更加痛苦,他仿佛也感受到了排泄的感觉。

“八嘎。”

鬼子哨兵咒骂着,也跨了进去。

“咯嘣!”

冯锷其实就在门口等着他,如果这个哨兵不进来,他就准备让他送纸进来了,当然如果这个哨兵拒绝,他还想了另外的理由,反正就是要忽悠这个鬼子进来。

“害的劳资白想那么多。”

看着软绵绵跌倒在地上的鬼子,冯锷拖动着尸体。

“噗通!”

费劲的把他从蹲坑硕大的口子塞进去,冯锷拍拍手,然后慢悠悠的走出茅厕,盯着前面少佐军官的房间,走了过去。

“别他女马多事啊!”

冯锷一边走,一边祈祷着哨兵,不要多事出来问他怎么只剩一个人了,那样自己又的多费口舌;费口舌不是最主要的,如果再碰到这么个烦人的哨兵,恐怕他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仿佛是冯锷的祷告起作用了,又或者是鬼子的哨兵以为这两个人只是去上厕所,还要回去伺候那个喝多了的少佐,没人管冯锷,冯锷一路顺利的再度走进了军官的房间。

“呼、呼……”

在房间门口,冯锷侧耳细听,里面已经传来鼾声,看来所有喝醉酒的人都一样。

“吱呀!”

推门进去,冯锷看着床上陷入熟睡的军官,伸手取下那串钥匙。

“你还是别多造孽了,就这么睡吧!”

“嘎嘣!”

冯锷摇着头,最终还是决定让这个军官完成他的使命,冯锷怕这货坏了自己接下来的行动。